湖南福彩网-推荐

                                                来源:湖南福彩网-推荐
                                                发稿时间:2020-06-06 08:56:21

                                                凌晨4点半,鹤潆妈妈起床照顾女儿

                                                另一边鹤潆的妈妈看着时间过了晚8点,窗外风声阵阵,心里隐隐不安,给女儿打了电话,没接,心想许是冬夜的风太大,孩子没有听到。她开始琢磨女儿到家的时间,想着等女儿回来,问问她路上冷不冷,今天在学校发生了什么,再聊聊高考志愿。这一天,本该和此前17年的每一个普通的日子一样普通。

                                                鹤潆妈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为了让鹤潆得到更好的治疗,2019年2月11日,鹤潆从七台河市人民医院转到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入院治疗,接着同年7月下旬,一家人去北京做促醒手术,这是一种对植物人比较有效的治疗,可是住了五个多月,在做术前评估时,鹤潆没有达标,于是在12月底来到北京优联医院做康复治疗直到今天。

                                                鹤潆曾购买城镇医保,但是交通事故由肇事方负责,医保局不赔付。车险公司则说,一般商业车险的免责条款里都规定,酒驾、醉驾不予赔偿,交强险中也有明确规定,醉驾属于免责条款之一。另外鹤潆是在校外发生的意外交通事故,学校自然也没有责任。

                                                此后在重症监护室住着的二十几天里,鹤潆一直昏迷不醒。而肇事司机毕某刚不仅闯红灯,经当地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鉴定,毕某刚血液中乙醇含量为153.1毫克/100毫升,远超80毫克/100毫升的醉酒标准,被认定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但是关于鹤潆的治疗费赔偿却成了大难题。

                                                对于该事故中,肇事司机毕某刚判决有期徒刑2年半,鹤潆妈妈表示不服,“他是醉驾,且没有赔偿我们医疗费,哪怕多判几年对我们也是安慰,为什么只判两年半呢?“

                                                鹤潆妈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家里经济十分困难,孩子后续的治疗费用不知怎么办,但是她不想放弃孩子,“当一回母女才18年,因为别人的错误,造成今天咱们家几代人的痛苦,我们家孩子的命运就被永远改变了,对我女儿不公平。”

                                                截至6月4日24时,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336例,治愈出院328例,在院治疗8例。现有待排查的疑似病例1例。

                                                鹤潆妈妈瘫倒在地,没想到女儿会被撞得这么严重,明明自己17岁的女儿上午还在为备战高考复习,而现在却浑身是伤,躺在医院手术室,生命垂危。

                                                作为这次事故的肇事者,毕某刚被判刑两年半,2019年7月下旬,鹤潆妈妈拿到法院判决书,根据法院判决显示,其未赔偿鹤潆全部经济损失,酌定从重处罚。鹤潆妈妈称,毕某刚已离异,独身一人,没有钱,仅有的44000元已先前垫付鹤潆的医疗费。“他说等出来了,打工还,可是我女儿现在一个月的治疗费就在两三万,我们把房子卖了,欠债三十几万,我都不知道我女儿能不能熬到他出来。 ”鹤潆母亲表示担忧。